讲座纪要|程章灿:中古文献的三副面孔——以刘瓛为例

新加坡/北京时间2021年9月25日9:30-11:30(美东夏令时间2021年9月24日21:30-23:30),由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暨中华语言文化中心联合举办的“南大中华文学与文化”线上系列讲座第七场于ZOOM平台举行,讲题为《中古文献的三副面孔——以刘瓛为例》,由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南京大学古典文献研究所所长、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程章灿主讲,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长聘副教授、副系主任程苏东评议,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长聘副教授曲景毅主持。本次讲座,程章灿教授结合史传、经籍及诗歌等中古文献对刘瓛多面形象进行解读。讲座吸引了200余位观众参与。讲座问答环节,许多观众们踊跃参与,程章灿教授对大家的问题与意见作出详细回应。

讲 座 内 容

讲座伊始,程章灿教授简述此次讲题“中古文献的三副面孔——以刘瓛为例”的缘起。与他过往的研究兴趣不同,本次讲座是他对南朝经学进行思考的第一个题目。他指出中古文献数量有限,具有史学、经学、文学互通的性质。因此,此次讲座程章灿教授主要关注三类中古文献:史传、经籍以及诗歌为代表的文学文献。他将这三类文献比作三面镜子,在这三面镜子的照射之下,同一历史人物或历史事件会呈现出不同的面孔,也是文献本身的面孔 。程章灿教授补充中古文献固然绝不止三副面孔,然而此次讲座以刘瓛为中心进行探讨,主要涉及这三类文献,故而本次讲座以“三副面孔”命名。

主讲人程章灿教授

一、史传:孝子

刘瓛主要生活在宋、齐两代,正史中刘瓛的传记主要为《南齐书》卷三十九《刘瓛传》及《南史》卷五十《刘瓛传》,而正史以外的《资治通鉴》、《景定建康志》中的记载基本与《南史》相同。

程章灿教授将《南齐书》与《南史》中刘瓛的传记进行对读,发现当中存在一些异文,即不同的历史文本记载。他从《南齐书·刘瓛传》中袁粲与刘瓛的对话切入谈刘瓛出身的特殊性:

刘瓛字子珪,沛國相人,晉丹陽尹惔六世孫也。……少篤學,博通《五經》,聚徒教授常有數十人。丹陽尹袁粲於後堂夜集,瓛在座,粲指庭中柳樹謂瓛曰:“人謂此是劉尹時樹,每想高風;今復見卿清德,可謂不衰矣。”

刘瓛为东晋永和名士刘惔的后人,刘惔曾任丹阳尹,而袁粲亦时任丹阳尹,在衙门召集刘瓛等友人聚会时,指着庭中相传为刘惔所植的柳树,以刘惔风范称赞刘瓛,可见刘瓛名士之后的出身备受他人尊重,由此程章灿教授引出《南齐书》与《南史》两篇《刘瓛传》对读所见异文。

第一处对照的异文是记述齐高帝召刘瓛入华林园对谈一事。《南史·刘瓛传》记述如下:

齊高帝踐阼,召瓛入華林園談語,問以政道。答曰:“政在《孝經》,宋氏所以亡,陛下所以得之是也。”帝咨嗟曰:“儒者之言,可寳萬世。”又謂瓛曰:“吾應天革命,物議以爲何如?”瓛曰:“陛下戒前軌之失,加之以寛厚,雖危可安;若循其覆轍,雖安必危。”

齐高帝萧道成夺刘宋天下后,恐物议沸然,于是召请刘瓛询问“为政之道”,刘瓛答道为政之道的核心与齐代宋立的根本在于《孝经》,深得齐高帝赞赏。齐高帝追问“物议何如”,刘瓛则以前事诫之。两个问答均涉及敏感议题,可见齐高帝极为重视刘瓛。然而《南齐书》中的《刘瓛传》却无“为政之道”一问的记载,仅载“物议何如”的答问。

目前学界研究中,此段异文首被中国人民大学张齐明教授发现,其论文《<南齐书·刘瓛传>不书“政在<孝经>”申说》发表于《国学研究》2017年第3期,他提出四个可能出现异文的理由:1.为齐讳;2.为齐高帝、武帝讳;3.为梁讳;4.不以刘说为然,故略。宋、齐两朝宗室互相残杀,不符《孝经》的精神;齐高帝以后的宗室并没有很好地学习《孝经》与奉行孝道,彼此争斗杀戮不息,清代历史学家赵翼在《廿二史札记》已专门说明,若《南齐书》收录这段对话,便是对宋、齐、梁三朝巨大的讽刺;《南齐书》的作者萧子显是萧齐宗室,著书于萧梁王朝,收录此段对话可能涉及政治敏感议题;萧子显也可能不认同刘瓛的观点,故不收。

[唐] 李延寿《南史》(1975,中华书局)

此外,程章灿教授以《南史》与《南齐书》两部史书笔法的差异进行全新的解读。若与《宋书》、《南齐书》、《梁书》、《陈书》四部史书进行对照,《南史》历史编撰风格独特,故事与材料更为丰富。程章灿教授引出第二段对读的异文,比较两篇《刘瓛传》中对刘瓛弟弟刘琎的记述:

與友人孔澈同舟入東,澈留目觀岸上女子,璡舉席自隔,不復同坐。——《南齐书·刘瓛传》

與友人會稽孔逷同舟入東,於塘上遇一女子,逷目送曰:“美而艶。”璡曰:“斯豈君子所宜言乎,非吾友也。”於是解裳自隔。或曰:與友孔徹同舟入東,徹留目觀岸上女子。璡舉席自隔,不復同坐。——《南史·刘瓛传》

可见同述刘琎鄙夷友人观美人一事,《南史》比起《南齐书》的记述更为丰富,尤其是用“或曰”补充故事的另一版本,史料丰富,文笔生动。由此程章灿教授从第二处异文对读指出《南史》笔法的三个特点:1.史料多有增广,如“或曰”;2.叙事多求生动;3.叙事多有主脑。如果从“文”与“史”的角度而言,《南史》的文学性更强,且传记多以核心主题展开,而《南史·刘瓛传》的主脑便是“孝”。程章灿教授从《南史·刘瓛传》的传首、传中及传尾分别摘录刘瓛作为孝子的记述:

传首:瓛素無宦情,……政在《孝經》。
传中:後以母老闕養,拜彭城郡丞。……瓛與張融、王思遠書曰:……又上下年尊,益不願居官次廢晨昏也。
传尾:瓛有至性,祖母病疽經年,手持膏藥,漬指爲爛。……王氏穿壁挂履,土落孔氏牀上,孔氏不悅。瓛即出其妻。

传首即刘瓛答齐高帝“政在《孝经》”之事,传中附他写给朋友的书信中讲道他不愿为官与被迫任官都是为了供养父母,传尾记述刘瓛照顾病中祖母及因母亲不悦便出妻之事,都是突出刘瓛的孝子形象,《南史》对刘瓛居忧服丧更突出“孝”的主题:

及居母憂,住墓下不出廬,……此山常有鴝鵒鳥,瓛在山三年不敢來,服釋還家,此鳥乃至。

此段与《南齐书》有两处出入,一是《南齐书》记作“及居父丧”,程章灿教授指出《南史》多述刘瓛孝敬母亲之事,“母丧”更合理连贯;二是自“此山常有鴝鵒鳥”此句起均为《南史》增广,不见于《南齐书》,是作者李延寿为达到历史叙述的目标所作。

因此,从《南史》与《南齐书》相互对照中可见对刘瓛形象的不同描述与塑造。《南史》塑造刘瓛的孝子形象影响深远,宋代诗人林同撰《孝诗》中有《刘瓛》一首:

先生天下士,偶迫詔書行。勿謂無奇對,惟言在孝經。

此诗正用《南史》载刘瓛的“政在《孝经》”,宋代邢昺《孝经注疏》引刘瓛佚文四条可作刘瓛精通《孝经》的佐证。

二、经籍:大儒

第二部分程章灿教授结合史传记载与《隋书·经籍志》对刘瓛著述的著录,以观刘瓛作为大儒形象及当时人的看法。

《南齐书·刘瓛传》将刘瓛比作大儒马融、郑玄,然而《南齐书》中华书局二十四史1996年点校本与2017年修订本在传论部分出现异文:

劉瓛馬、鄭之一時學徒以爲師範。(1996年点校本)
劉瓛馬、鄭之學徒以爲師範。(2017年修订本)

两段异文差别有三处,此为传论部分《南齐书》内部的异文。程章灿教授特别指出《南齐书》传赞的用典与后人为刘瓛赋诗的关联:

贊曰:儒宗義肆,紛綸子珪。升堂受業,事越關西。

“纷纶”、“子珪”、“升堂”等典故同样出现在后人为刘瓛所作诗歌中,可见诗歌与史赞用典存在相似关联之处。  

[梁] 萧子显撰 / 王仲荦点校 / 景蜀慧修订
《南齐书》(2017年,中华书局)

与《南齐书》相似,《金楼子》对刘瓛的历史定位也是“当时马、郑”、 然而《南史》却将刘瓛比作当时曹襃、郑玄:

沛國劉瓛,當時馬、鄭。——《金楼子·兴王》
瓛姿狀纖小……推其大儒,以比古之曹、鄭。——《南史·刘瓛传》

曹襃与马融有所不同,据《后汉书·张曹郑传》记载曹襃出身礼学世家,毕生致力于传承、发扬家学《庆氏礼》,十分仰慕叔孙通:

曹襃字叔通,……持《慶氏禮》,……襃少篤志,有大度,……尤好禮事。常感朝廷制度未備,慕叔孫通爲漢禮儀。

曹襃家传的《庆氏礼》为东汉王朝政制礼作乐,有强烈的实践性。程章灿教授认为在从这一点看曹襃与刘瓛极其相似,《南史》以“曹、郑”比刘瓛的异文更为合宜。刘瓛曾为齐朝宗室讲《礼记》与指导仪礼,备受齐高帝尊重,《南史》与《南齐书》均有相关记载:

上遣儒士劉瓛往郡,爲曄講五經。——《南史·齊高帝諸子傳下》
武帝嘗問臨川王映居家何事樂,映曰:“政使劉瓛講《禮》,……以此爲樂。”上大賞之。——《南史·齊高帝諸子傳上》
儀注應倚立,上以爲疑,……以問彭城丞劉瓛。瓛對曰:……從之。——《南齐书·礼上》

刘瓛的礼学著述见于《隋书·经籍志》,涉及《周易》、《诗经》以及《礼记》。《隋书·经籍志》载《尚书义》为“刘先生撰”,据陈鸿森先生1998年的文章《隋志所载刘先生〈尚书义〉作者考》,认为《尚书义》作者应为刘瓛。刘瓛在当时被称作“刘先生”,是其礼学地位的体现。《南齐书》载“所著文集,皆是《禮》義,行於世。”可见刘瓛对《礼记》的著述,《太平御览》、《乐府诗集》均引用刘瓛《定军礼》一文,程章灿教授认为这篇文章很可能也讨论《礼》义。因此,程章灿教授认为少量收录于《隋书·经籍志》等经籍文献中刘瓛经学的佚文,必须结合传记及其他文献来还原刘瓛作为大儒的著述及学问。

梁武帝萧衍修陵前天禄 | 图:Google

除了刘瓛本人的传记,其门下弟子的传记也是说明刘瓛经学著述及礼学贡献的重要文献。据《梁书》、《南齐书》、《南史》记载,有案可稽的刘瓛学生有八位,分别是何胤、范缜、严植、贺玚、司马筠、杜栖、刘绘、萧衍,其中前五位在谷继明《南朝经师劉瓛学行系年及<易疏>补笺》一文已提及,后三位为程章灿教授补充,其中梁武帝萧衍名气最大,他对刘瓛地位与形象塑造起非常关键的作用。事实上,刘瓛的很多学生成为梁武帝制礼作乐的重要助力。

因此,程章灿教授总结刘瓛不仅自身礼学造诣精深,更是通过聚徒讲学宣扬礼学,参与制礼作乐,是其礼学实践性品格的体现,故而《南史》以曹襃、郑玄称赞刘瓛比起《南齐书》“马、郑”之说更为贴切。

三、以诗证史

刘瓛逝世后,谢朓在内的六位萧齐诗人以《经刘瓛墓下诗》同题共作,曹融南先生注解的《谢宣城集校注》对六首诗都作了校注。这些诗作的用典可以与史传、经籍等文献联系,可见对刘瓛的定位、评价。此次活动由齐随郡王萧子隆发起,其《经刘瓛墓下诗》头两句便用到“升堂”、“问道”的典故赞颂刘瓛,与《南齐书》传赞用典相同:

升堂子不謬,問道余未窮。(节选)

萧子隆将此诗寄给竟陵王萧子良,萧子良适与沈约、谢脁等友人登山,望雷次宗精舍及过刘瓛墓下,便同题赋诗,萧子良诗序云:

沛國劉子珪,學優未仕,……屬舍弟隨郡有示來篇,……雖因事雷生,實申悲劉子雲爾。(节选)

雷次宗是刘宋著名学者,萧子良由此联想刘瓛,赋诗道:

漢陵淹館蕪,晉彌洙風缺。……興禮邁前英,談玄踰往哲。(节选)

“淹馆”与“洙风”均是礼学、礼乐相关的典故,“兴礼迈前英”既是将刘瓛比作雷次宗,亦是称赞其为名士刘惔之后,礼学与玄学兼长。第三首谢朓《奉和竟陵王同沈右率过刘先生墓》与袁粲对刘瓛赞语相合:

嘉樹因枝條,琢玉良可寶。(节选)

“嘉树”既为谢家典故,亦指袁粲以柳树赞刘瓛家世之事,“琢玉”则与刘瓛的名“瓛”及字“子珪”含义呼应,十分贴切。第四首沈约《经刘瓛墓诗》则将刘瓛比作扬雄、董仲舒:

日蕪子雲舍,徒望董生園。(节选)

沈约将刘瓛比作扬、董二人,不仅赞美其学识渊博,更是称许其聚徒讲学的成就。第五首虞炎所作《奉和》亦将刘瓛比作董仲舒:

下帷聞昔儒,窺園信且逸。聚學叢煙郊,棲遁事環蓽。(节选)

首两句引董仲舒赞刘瓛收徒聚学,“环荜”典出《礼记·儒行》。第六首柳恽的《奉和》将刘瓛比作子夏、郑玄:

西河寂高業,北海望清塵。……遺文重昭晰,絕緒複紛綸。(节选)

“西河”、“北海”即指子夏、郑玄二人,“纷纶”典出《后汉书·井丹传》对汉代经学家井大春的赞语,称赞刘瓛博通五经。

[齐]谢朓撰,曹融南校注,
《谢宣城集校注》
(201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

除诗歌以外,《文选》中收录唯一的墓志《刘先生夫人墓志》同样可以被归入评价刘瓛的文学文献,墓主即为刘瓛夫人,其中亦将刘瓛比作郑玄与扬雄:

既稱萊婦,亦曰鴻妻。……蕪沒鄭鄉,寂寥楊冢。(节选)

“萊婦”喻刘瓛为孝子,而郑玄、扬雄的用典再次出现,可见墓志同样包含对刘瓛大儒的定位,却极易被忽略,由此程章灿教授认为文学文献可以辅助史学与经学的研究。

程章灿教授总结中古文献不能割裂为史传、经籍、文学等门类孤立地研究,而应统一看作中古文献,彼此联系。这次围绕刘瓛的研究体现南北朝诸史与南史北史的互证;反映南北朝经学尤其礼学突出的实践性,体现礼学与政治的复杂互动;刘瓛作为南朝影响深远的经学家,他的形象塑造背后是强大的政治与文化力量,有待更深入仔细的考察。

评 议 环 节
评议人程苏东副教授

程苏东副教授认为程章灿教授这次讲座充分体现了他跨学科的研究视野、扎实求真的学术能力以及鲜明的学术趣味,讲座通过史传、经籍与文学的互证使刘瓛形象更为具体鲜明,有助于我们更全面地了解刘瓛在中古经学史中的地位。

程苏东副教授强调在现代学科分野的背景下,程章灿教授以“三副面孔”引出中古文献研究方法极具启发性,有助于我们反思学术视野偏狭的问题。程苏东副教授引用《颜氏家训》中两个典故作说明,一是颜之推在邺城与崔文彦交游,崔文彦说起他向北方儒生推荐《王粲集》中对郑玄《尚书义》的问难,北方儒生质疑文集不能用作经学考证的材料;二是魏收以《汉书》为据议礼遭众博士嘲笑,于是魏收愤而不言,掷《汉书·韦玄成传》而起,众博士连夜读后向其致歉。由此可知许多儒士经学著述尽管亡佚,却能在史传文献与集部文献中找到重要的经学内容。

对于史传部分,除孝子形象以外,程苏东副教授注意到刘瓛为人简易,如《南史·刘瓛传》载刘瓛拜访他人而主人未归,于是坐门待答之事,同样反映出鲜明的个性。此外,关于魏晋六朝《孝经》学的发达,程苏东副教授补充了两条材料,一是自晋初愍怀太子殿讲《孝经》,宣讲《孝经》成为太子、少帝成年的标志,此种做法在东晋、北魏都得到延续;二是东晋博士制度改革特置《孝经》专经博士,与五经并列,可见对“孝”的推崇。

在经学文献方面,刘瓛被视作南方经学的代表,观点独特,影响深远。程苏东副教授引述隋朝经学家刘炫在《孝经述议》中对刘瓛《孝经》“仲尼闲居”解释的批评,认为据此可略窥刘瓛经学著述的片段。此外,刘瓛《毛诗篇次义》尽管已佚,但从其题名亦能看出他与郑玄经学理念的重要差异。

在以诗证史的层面,程苏东教授向程章灿教授提问,诗歌创作中似乎有意将刘瓛塑造为中古时期的董仲舒、扬雄,但从后世影响来看刘瓛并没有成为更具普遍意义的文化符号,背后有怎样的原因?

程章灿教授回应了三点,一是萧子良、萧子隆等人推崇刘瓛与齐高帝萧道成密切相关;二是刘炫对刘瓛的批评涉及南北经学的比较与争论,可以补充这次研究;三是齐梁时代的传记与诗歌对刘瓛大儒形象的塑造很可能是出于政治需求,这也与刘瓛学生成为梁朝礼制建设的重要力量密切相关。这些史传与诗歌能够体现齐梁时期对儒学的重视,在一定程度上刘瓛形象的塑造还是成功的。

提 问 环 节
出席嘉宾与部分观众合影

1. 主持人曲景毅副教授提问:两版《南齐书·刘瓛传》传论中“刘瓛承马、郑之后”与“刘瓛成马、郑之异”的异文对比,后者是否可以理解为刘瓛与马、郑的经学观点存在差异?刘瓛作为当时大儒,后世名声却不显,是否有可能与“刘瓛成马、郑之异”有关?

程章灿教授回应:两段异文确实分别强调刘瓛与马、郑的“同”与“异”,但有待进一步研究才能回答。齐梁许多名人的声名在唐宋便已消解,这不一定由作品或个人成就决定,也与历史偶然性有关。

2. 香港科技大学吕宗力教授评议:在六朝文学、思想的研究语境下,儒学与经学的地位容易被当时盛行的玄学、佛教、道教等思想遮蔽,如东晋崇尚儒学的谢氏家族地位较低。因此程章灿教授的研究有助于重新认识南朝儒学与经学被低估的地位。

程章灿教授回应:非常赞同吕宗力教授的观点,刘瓛作为经学家政治制度与文化制度建设中发挥关键作用,不能过分忽略他们对南朝历史文化的影响,目前对南朝经学的关注仍然不够。刘惔谈玄,而他的后人刘瓛讲儒,此种变化值得进一步研究。

3. 观众提问:刘瓛是否对梁武帝的佛教信仰有影响?

程章灿教授回应:在现有文献中没有具体记述,但梁武帝修石阙、作刻漏都确实吸取了儒家学者的建议,可见儒家经学对其影响。

4. 观众提问:如何能完整精确地理解文献中的刘瓛著述的原意与个人心理?

程章灿教授回应:这是不可能实现的难题,如今南朝留存的文献有限,零碎的佚文需要结合别的文献进行还原,甚至有时需要以想象进行填补,这是有风险的,却也具有魅力。今日所说的“三副面孔”便是希望大家多去联系不同的文献,从而获得对历史更全面的理解。

纪要整理:黄晓芊

%d bloggers like this: